144°

天晟新材按下光学保护膜国产化快进键

在过去的几年间,特种胶粘制品企业常州昊天新材料科技有限公司一直没有松开脚下创新的“油门”。

当大众为华为5G手机、Mate X折叠屏手机狂欢雀跃的时候,镁光灯之外的战场,昊天还在光学保护膜的丛林中默默持续着“替代进口”的搏杀。他们甚至还没来得及为刚刚创下的好成绩庆祝一番——9月公司超额完成了今年的全年指标——因为,无论是5G,还是折叠屏,作为保障手机顺畅运作的重要元器件,国产光学保护膜都亟需快速缩短与国外企业的距离,避免“被别人卡脖子”的困境。

误差少了2微米成本省了20%

数据显示,偏光片保护膜市场量5亿m2/年,年进口额40亿元。在成为国内第一家TFT偏光片保护膜生产厂家之前,这一块蛋糕一直都被国外垄断。而他们通过与国内厂家合作,已实现PET膜、离型膜和胶粘剂国产化。为包括华为等相关企业提供了进口产品的替代选择,使应用成本至少降低了20%。

“以前中国市场由日本3家企业垄断,由他们瓜分市场份额,”总经理周忠辉说,“如今,我们与国内的优秀的上下游产业合作,在国内采购,不受制于进口材料的约束,第一步跨出去之后,下一步通过资本投入和规模扩张,产业就能变成了我们自己的。”

用周忠辉的话来说,这是一场“持久战”。

首先,产品品质要靠得住。而这意味着更加精益求精。

昊天创立这些年,他印象最深的是,设备安装好之后,大家做的一个实验。“当时是每个人发了一张A4纸张,要求我们先对折、再对折,然后撕掉左上角三分之一,再撕掉右下角的三分之一,结果展开来,得到的纸张都不一样”,周忠辉说,“按照要求,每个人的动作应该都是一样的,但是因为力度、方向等等方面的偏差,结果还是不一样,这么简单的动作都是这样,产品的生产更是这样。”

在昊天工厂生产线上,动作、流程都被固化下来。涂布线上产品厚度、次点检查都是在线完成,即使是原材料进场顺序、间隙如何确认都有规定。

“就像在恒温恒湿的实验室的做出产品,比特币地址数量排行,你认为做到这一步可能已经够了,但实际应用时还有可能产生问题,”周忠辉举例说。比起其他行业的“结果导向”,昊天的方法论是“过程导向”,他的理由是“每一步管理细化,作业的干扰度就减少了,做的东西就稳定了”。“所以我们在对标欧洲标准化作业,把所有的步骤、动作一步步拆分,过程中的每一步都要做到达标,”周忠辉说。

他打了个比方。“以涂胶为例,华为、iPhone 手机中应用的声学胶带,20微米的涂胶,业界的误差大概是±3微米,我们能做到±1微米,这种标准对客户来说就是保证,在1米以上的产品里面能做到正负±1微米的企业,国内可以说是寥寥无几,而我们的工艺可以达到长度达到4000m的TFT偏光片保护膜,外观上控制无次点。”

在他看来,生产管理要扎实,技术要积累。“只有这样,才能拿到订单。”周忠辉说。

含金量更多市场更大

“向改革创新要动力”。今年1月,习近平总书记在京津冀协同发展座谈会上的重要讲话,让众多的企业摩拳擦掌跃跃欲试。

在过去的几年间,昊天一直在产品转型路上前进着。对于优势市场“不恋战”,对于新兴市场也“不打怵”,为昊天增加了更多的“含金量”。

实际上,在总结今年“提前超额完成指标”这一“满分+附加分”背后的原因时,“提高产品附加值”、“应用场景更丰富”的产品转型被认为是“功勋因素”。

“所有的产品都是有寿命的,也会新陈代谢,所以企业要不断‘播种’,寻求产品转型,”周忠辉说。从石墨材料转战光学领域,从固定功能到多功能,产品功能更多的同时,附加价值也更高,利润空间也更大。

以3C产品用胶为例。在不断更新的产品目录里,从触摸屏、盖板、屏幕到中框、电池、后盖等部件的胶粘,昊天每个产品都紧跟痛点:手机使用环境复杂,触摸屏保护膜更防粘更抗酸碱,后盖保护膜更防水、更抗摔;几乎24小时“机不离身”、5G环境下高频运转导致高温,石墨烯膜散热性更强;曲面屏轻薄化当道,光学材料覆合更薄;无线充电普及,无线充电元件用胶带黏着力更强的同时还保障充电效率更高……

为了使产品不“断顿”,一直闷头做研发的昊天除了当好技术专家,还要更清楚客户需求,做好产品经理。“to B思维”让这家既信基因论,又信进化论的公司,不断尝试开拓新技术和新市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