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9°

粤港澳5城“结盟”半导体产业 大湾区东风催生协同创新生态

本报记者 杜弘禹 广州报道

导读

珠三角的产业历来有融合协作的传统,粤港澳大湾区5个主要城市联手,将各取所长、优势互补。这一联盟将使得内地、港澳和海归资源形成的巨大创造力,构筑其它地区无法比拟的优势。

芯片事件刺痛了中国制造业的神经,但却也推动了更多资源与力量开始凝聚起来,以图加速这一关键产业的发展突破。

10月11日,广州、深圳、珠海、香港、澳门5座城市的产业界和学术界宣布成立“粤港澳大湾区半导体产业联盟”,计划以此为依托,联手构建大湾区半导体产业新生态,提升整体竞争力。

当前已进入实质性建设阶段的粤港澳大湾区,为这一整合提供了契机和助力。《深化粤港澳合作 推进大湾区建设框架协议》提出,要充分发挥区域内不同城市产业优势,推进产业协同发展,并培育战略性新兴产业集群。此番结盟,意在借助粤港澳大湾区建设“东风”,通过协同发展放大研发和需求两端动能,加快打通半导体全产业链。

“资源整合有助于帮助这一区域的半导体产业实现补短板、守优势。”国家集成电路设计深圳产业化基地副主任赵秋奇说,“未来各个城市可更好依据自身优势和基础,在设计、制造和封测等环节重点发力、协同发展”。

珠三角芯片供需矛盾突出

广州、深圳、珠海、香港、澳门5城成立“粤港澳大湾区半导体产业联盟”的背景,是因为该区域在中国半导体产业格局中占有一席之地,具备一定优势和基础的前沿科技产业,如广东省电子信息行业协会的数据显示,2017年广东电子信息制造业销售产值达3.6万亿元,约占全国34%,规模连续27年居全国第一。

不过,这种优势还不够强,尤其是与该地区巨大的需求相比——作为全球最大芯片市场,中国约60%的市场份额在珠三角,而2017年该地区芯片产能仅占全国约9.2%,供需矛盾较为突出。

这背后的根源在于该地区半导体产业松散,产业链不完善,主要表现为研发和设计能力较强,但制造和封测能力较弱。

粤港澳大湾区半导体产业联盟首任理事长陈卫说,全球近60%的芯片市场在中国,而中国近60%的芯片市场在珠三角。

可是,面对如此庞大需求,珠三角自身却无法有效满足,这使其成为中国“缺芯”困扰的一个缩影。广东省经信委巡视员邹生介绍,2017年广东芯片进口金额约为800亿美元,约占当年全国芯片进口额的三分之一。

这事实上也直接暴露了珠三角芯片产能的不足。据赛迪顾问公布的数据,当前我国集成电路产业已成长三角、环渤海、泛珠三角及中西部四大集聚区。其中,2017年珠三角芯片产能占比仅9.2%,低于长三角的63.6%、京津冀的15.1%,而中西部及其它地区占12.1%。

可以看出,尽管珠三角被公认是中国芯片产业第三极,但其实从具体数据来看,尤其对比自身的巨大需求,产能明显不足。

为何形成这一局面?多位业内人士指出,首先,中国芯片产业整体薄弱,而需求量巨大的珠三角供需矛盾相对突出;其次,珠三角现有芯片产业存在结构性问题,产业链不完善则是背后根源性原因。

一般来说,业界普遍将芯片产业链分为设计、制造和封测三大环节,但珠三角有着较强的设计能力,而制造和封测能力不足。

以龙头城市深圳为例,2017年,深圳的集成电路设计企业和机构达168家,销售规模占88.3%,设计业居全国首位,而制造企业仅3家,销售规模仅占2.41%,封测企业16家,销售规模占9.31%。

珠海南方集成电路设计服务中心主任赵希军也坦言,这些年珠海诞生了一批不错的芯片设计公司,但制造和封测却都较弱。

邹生表示,广东半导体产业一直没有在芯片制造上有大突破,导致难以形成有优势的产业链和生态。

“准确说,珠三角半导体产业是设计和应用能力强,其它弱。”赵秋奇说,由于制造缺失,珠三角设计的芯片先输送到外部制造和封测,然后又返销应用。

这一局面的形成有其原因。赵秋奇分析,这或与广东经济的贸易基因有关,设计是轻资产,并且设计和应用都处于半导体产业价值微笑曲线最高两端,相对而言企业更容易“赚快钱”。

不过,赵秋奇说,首先要明确半导体的产业链非常长,是高度协同、全球分工的产业,一个国家或地区原是没必要也难全部配套,只是中国是一个大国,并考虑产业安全问题,才显得尤为重要。

“从这一点看,一个城市没必要搞全产业链齐头并进,但大湾区则非常有必要。”赵秋奇说,因为这将是大湾区产业升级和技术创新现实需求,半导体设计和应用仍将是电子信息产业发展升级的重要抓手,而制造和封测等短板的补齐,将能够对既有的设计与应用产业形成重要支撑,继而保持这一地区半导体产业优势不被超越。

大湾区5城优势互补

上述问题如何才能解决?伴随着粤港澳大湾区建设的“东风”吹起的契机,这一区域内部的产业和学术从各自为政,到走向结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