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5°

匠心专注震撼荧屏 看“缉凶神探”对战人工智能

匠心专注震撼荧屏 看“缉凶神探”对战人工智能

嘉宾席

  8月3日,《机智过人》2019第二集节目播出,御眼重明人脸识别系统和智能造桥系统登上央视舞台。两项人工智能技术与行业优秀代表强强相遇、各显神通,刀光剑影却没有血雨腥风,甚至全场乐见“机智过人”,这是什么缘由?

  极端条件人脸识别,机智警官慧眼识人

  被誉为“缉凶神笔”的画像师强辉警官作为检验人对御眼重明的人脸识别技术进行了现场检验。强辉警官是新中国第一代画像师张欣警官的徒弟,他的师父张欣曾为白银连环杀人案”嫌疑人画像。因画像当时距离目击时间已经过去了一年多的时间,给画像带来了很高的难度,张欣甚至只给自己的画像打6分,这3张六七成像的模拟画像仍然是当时警方抓捕嫌疑人的重要线索。2016年凶手落网之后,再来比照这几张画像,面容特征有非常多相似之处。

  强辉警官根据机智见证团三言两语的抽象描述画像,画像之准确令人咋舌。言谈之中他透露了很多画像师的经验心得。比如高鼻梁的人在图片上会有高光,塌鼻梁的人就没有;比如瘦子的脸也会比较瘦长,胖的人反之;比如通过看肩膀就可以知道脖子长什么样……原来相较鼻子嘴巴长什么样这些细节,骨骼结构、脸部特征,更能决定一个人长得到底看起来是什么样子,决定画得“像不像”。听到这些讲解,有“脸盲症”的梅宏院士终于找到了自己认人困难并难以改善的原因——太关注细节。

  人机大战的最终结果是握手言和,关键的差异点在于:机器在锁定嫌疑人范围之内找到了相似度最高的那一位,而强辉警官直接打了个问号。原来“狡猾”的导演组将第三名嫌疑人设置为现场一名工作人员,并不在规定范围之中,而只是交接画板一个动作,强辉警官便对他的面容特征留下了记忆。这正是未来人机分工的重要特征:机器一定会比人做得更快,但永远有一些机器解决不了的难题必须依靠人类的智慧。

  设计师的头发都去哪里了?

  本期出场的第二个项目是由世界最高大桥、北盘江大桥总设计师彭运动带来的智能造桥系统。数据修改是设计师工作的不可避免的一环,但复杂的是,数据修改是“牵一发而动全身”,必须由团队协作完成;如果一位设计师哪个数据算错了,很可能连带造成其他人的数据错误,最终造成整个方案推翻重来……算数据本来就是枯燥乏味的工作,再加上高度紧张的工作节奏及巨大的心理压力,双重高压下的设计师们苦不堪言。节目中登场的设计师甚至表示,自己的愿望只是能跟家人度过一个平凡的周末。

  “让设计师从繁重的工作中解脱,让设计师的头发不再脱。”撒贝宁和朱广权戏谑的两句话,却也正是激发彭运动跨界研发智能造桥系统的原因。作为一名桥梁专家,他希望能解放设计师,从繁杂枯燥的计算中解放出来,更快地造桥、造更好的桥,让人去做更有创造性、更有趣的工作。

  设计师们怕被人工智能抢饭碗吗?完全没有。他们希望人工智能成长得更快、更好,能更早、更多地帮助他们的工作。

  匠心专注成就行业高度

  无论是“火眼金睛”的强辉警官,还是让“天堑变通途”的彭运动设计师,如果要问他们为什么这么厉害,虽然两个人所在的行业相差十万八千里,但成就他们的却有一点共同之处,那就是他们对于专业高度孜孜不倦地追求,他们的匠心,他们的专注。

  从业16年,强辉已经累计画了超过一万张嫌疑人画像,如今他甚至能肉眼识人,辨别是哪里人。模拟画像的第一步是和目击者交流,这需要沟通技巧和耐心。目击者常常也是案件的受害者,为此,强辉会尽量去营造一个舒适、放松的环境,帮助他们回忆细节。他特地准备了一本厚厚的照片集,里面有各种类型的人脸照片,去询问嫌疑人的精神状态,因为只有抓准了眼神,才能画得更精确。他精益求精,一直钻研学习新技术,比如视频画像、尸体相貌复原等等。

  贵州坝陵河大桥、马来西亚槟城二桥、贵州思南乌江三桥、贵州毕都线北盘江大桥、重庆永川长江大桥、万州驸马长江大桥、贵瓮高速清水河大桥、四川雅康高速大渡河大桥……彭运动带领着他的团队一往无前。

  过了不惑之年,国内个人交易比特币,彭运动受命负责国际项目的经营开发,他像个新人一样,和英语字典及国外设计规范打起了交道。“固基修道,履方致远”,英语弱就补英语,标准不对称就恶补规范——他是朋友圈里唯一一个坚持步行和单词记诵软件打卡的人。如今,他不仅熟知主流的美标、英标和欧标等设计标准,甚至掌握马来西亚、前南斯拉夫、塞尔维亚、黑山、马尔代夫等各国设计规范……无畏挑战,日积月累,终守得云开见月明。这也无怪乎为何他能成功“破圈”,从无到有的构建智能造桥系统。

  人机大战求同存异,匠心专注震撼荧屏,向每一位行业传奇致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