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4°

辞去稳定的机械师工作,他为何选择成为一名房销?

原创: 真叫静静 我们是有故事的人

辞去稳定的机械师工作,他为何选择成为一名房销?



辞去稳定的机械师工作,他为何选择成为一名房销?


故 事 练 习 生 习 作  第 26 篇

我是一枚机务,从事飞机维修工作,因为行业的特殊性,大部分时候,我们与正常人的作息完全不一致,规章条例限制多,任何错误导致的问题都会引起社会的恐慌,容不得马虎。
最先知道刘总辞职的消息,是在“三剑客”微信群。在这个我们大学三个相互钦慕才华的老乡搭建的群宁静了一段时间后,里面蹦出了他要辞职准备回贵州的消息。
刘总向来活泼开朗,富有冒险精神,同时有远见,喜欢挑战性强一点的工作,但飞机维修这个行业,接触的除了飞机还是飞机,刘总的长处无法发挥出来。同时,作为飞机机械师,任何冒险都是不尊重生命的行为,为了安全红线而设置并不断增加诸多条条框框的飞机维修行业也是留不住他的。
2012年,我们进入中航大。作为贵州老乡,我和刘总那时候相识,我们在同一个学院学习,他是飞行器动力工程专业,而我学的是飞行器制造工程。那时候,我们不知道修飞机是怎样的,也不知道自己喜不喜欢从事与之相关的工作。
作为民航局的直属院校,全国的航空公司都很给面子,在秋季招聘以及春季招聘时会纷纷进入我们学校进行校招,我运气比较好,顺利回到贵州,算是满足了“钱多活少离家近”中的离家近,而刘总因为四级的原因没能回到家乡,和大部分其他专业的同学一样,抱着只要有一个工作能够养活自己的态度,去了一个离家数千公里的航空公司,属于通用航空公司。
离家千里,可是签了工作总比毕业就失业强,何况相较而言还算稳定,刘总所做的也不失为当下所能做的最好选择。

辞去稳定的机械师工作,他为何选择成为一名房销?



在我还没能以一个学徒身份进入航空公司一线部门前,刘总已经是一个熟悉各种维修设备的能手了。用他的话来说,修飞机嘛,早点触碰飞机才能更好的了解飞机,才能修好飞机。
我没有想得那么深远,心存侥幸,能够晚一天进入一线、少熬一个夜班才是我所追求的。
作为工科生,与机械打交道的时候避免不了接触各种保险丝。在保险拆装的时候,老师给我们留了一个问题,保险丝应该怎样拆,拆完了回头告诉他。
我们想都没想,拿着钳子就下手拆剪。不一会,大部分的我们拆了两截,少部分是三截,那么一两个特别的拆了是一截,但是其中一截是因为拆完不知道掉哪去了,而刘总是这一两个特别中最为特别的人,因为他拆下的保险丝从头到尾是完美的一截。毫无疑问,这是最认真正确的拆保险的姿势。
老师说:以后你们接触的是飞机,丝毫差别导致的不是一个机械故障那么简单,你们肩负的是数百条生命,是数十百个家庭的幸福,是整个民航的安全发展,保险丝也是一样的,拆下来你得保持它的完整性,掉了你必须得找到它。
我在民用航空公司,所以工作现场多是在机场。刘总因为通航的性质特殊,工作现场有时候可能就是户外一个地势平坦满足于通航飞机起降的地方,以至于工作条件大部分时候不会很理想。
“阳光爆嗮,外出飞行时简单的劳保手套外加一个草帽就是我们最好的防护用品,干完活下来,一身油污,汗液在脸颊上流淌,随手一擦,脸变得又黑又辣,后背浸湿的汗水容易让人开启新的思考模式。”
刘总说,那时候就知道这样下去始终不是出路,这也不是自己喜欢的东西。不过不喜欢归不喜欢,工作还是要把它做好的,他从来不会让自己触碰过的飞机在天上发生任何的问题。

辞去稳定的机械师工作,他为何选择成为一名房销?



2017年底,贵州房价正是膨胀阶段,刘总趁休假的时间回来买了房,这一买就买了一个人生的转折点,彻底买断了与飞机接触的日子。
买房之后,刘总正式向公司提出辞职的请求。他私底下很喜欢摄影,拍照以及PS技术甩我们普通人好几条街,当时的我一度以为他将要转行从事摄影方面的工作。可是,刘总的选择很是让人意外:我要去干销售,回来卖房子。
他做事一向稳重,过去他的选择我们毫无疑问地支持,但这一次我们劝他三思。
在我们这种穷乡僻壤之地,传统观念里,去干销售的多是没有一个合适的选择才会从事的行业。而且,作为一个一本院校的毕业生去做销售,在父母的眼里显得不务正业,就如我这个修飞机的人回家总会被人说起:你看谁谁考了哪哪的公务员,你咋不去考?
相较而言,这些外在的东西都不是我们担心的问题,对于当时的刘总来说,背负一身房贷,离开了具有稳定收入的公司,进入一个暂且还没有找好下家的行业,收入能否得到保障都是问题。
他说:你们知道我喜欢与人交流,修飞机对于我来说的确显得有点枯燥无趣,这似乎是一辈子望到头的工作。
这让我想到大二开学时,我还在家琢磨要不要晚两天去学校,刘总已经游遍了批发市场,掌握了学生各种日用品的批发价格,给大一新生备好了大部分常规生活用品。
当我们到达学校时,刘总的寝室变得像个小仓库。新生陆续报道期间,他偷偷绕过宿管阿姨,背着一大书包装满了日用品以及半个A4纸的小传单挨个寝室推销。他说学校离市区那么远,超市东西那么贵,自己倒腾一点东西让这些学弟省钱的同时还可以感受一把小生意人。
“这次买房,我感受到了一种气息,贵州房价会继续涨,尤其省会贵阳,房价均价现在每平不到7500元,你们看周边省会房价基本过万,现在的棚户改造拆得多,唯一的两个超级大盘花果园以及未来方舟的房源基本售磬,然后买房子的现在看来不仅仅只有贵阳本地人,这时候进入这个行业正是最好的时机。”
那时,我们对房价似乎还不是很敏感,只知道2017年中旬开始上涨,但房价在这个地方再怎么涨也不会很离谱,不过刘总既然认定了,最后也只能支持他。
除了在精神上支持刘总,我们把客厅的沙发敞开来,算是刘总的一个新窝,开启三个大男生没羞没躁的两点一线生活。